卡卡资讯网

首页 > 游戏 >正文

六零年代之麻辣军嫂六零年代之大佬养娃六零年代海岛军嫂

2022-09-23 17:39:34 游戏来源:
《风月》:此爱无关风月,深浸鸦片烟毒

娱乐圈里有一对夫妻不被人看好却经常在公众的面前秀恩爱,并且每一次出现都能成为新闻热点,但是大众对他们更多的不是祝福,而是以一种猎奇的心理去窥测一对犯了某种禁忌的夫妻。

这对夫妻是钟丽缇和张伦硕,因为张伦硕比钟丽缇小了12岁,并且名气不如钟丽缇,以及钟丽缇结婚两次有三个女儿,所以很多人都觉得张伦硕是看上了钟丽缇的名气以及财产才做了“小白脸”黏在钟丽缇的身边,用色相来谋求名气和财富。

两个人背负着巨大的社会压力走到一起着实不易,我不以最坏的心开揣测别人,我相信他们是因为真爱走到一起的,我记得一个细节,有一次钟丽缇和张伦硕参加直播,钟丽缇不小心漏出来胸口,张伦硕看到后立刻用手帮她挡住,并且拉好拉链,从这一个细节就可以看出,张伦硕是真的在乎钟丽缇。

众人皆说张伦硕是小白脸,我是不相信的,但是说起这个话题,以及参照钟丽缇和张伦硕的婚姻,我想起张国荣曾经出演过一个有类似情节的电影,他饰演的是民国题材的文艺电影《风月》里的“拆白党”就是靠女人吃饭的小白脸郁忠良,里面涉及到诈骗和情感买卖的性质。

《风月》是陈凯歌继《霸王别姬》之后执导的另一部同类型电影,这部电影的水准和《霸王别姬》相比稍有欠缺,而且名气也远不如前者,豆瓣评分更是低于8分,算是一部中等水平的电影,男女主角分别由张国荣和巩俐出演,改编自叶兆言的小说《花影》,讲述了一个民国时期江南大家族的恩爱情仇,影片里透露出的人性的挣扎与多样,让我看完后至今仍深深反思与警醒,那里面有爱、恨、依赖、欲望、希望的破没等等黑暗的因素。

但是目睹黑暗,是为了积蓄光明和幸福的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风月》的摄影由澳大利亚的摄影师杜可风负责,因此本剧的摄影具有浓厚的美学积淀,整个画风沉浸在一种朦胧灰暗的梦幻中,并且喜欢从细节处滑入整个人物的面貌,每一帧都好像是一副浸满了仇怨的江南油画,让人过目不忘,久久在怀。

我记忆最深的画面就是年幼的忠良一袭长袍,在夜晚站在乌篷船上穿越荷花丛,伴着清澈和缓的水声,慢慢地进入庞家大院,而岸边何赛飞饰演的姐姐穿着红衣服欢快地喊着忠良的名字,热情地挥着手里的手帕,那一点红色像是细碎的火苗在黑暗中慢慢绽开。

而这恰恰也是影片的开始,故事发生在江南的大族庞家大院,刚一开篇就赶上辛亥革命后清帝退位,庞氏家族在祠堂里为王朝的覆灭而哭泣,可是小主人公如意却开心地在大院里跑来撞去,引起了一场骚动,甚至跑到了不让女子进入的祠堂被老爷呵斥出去。

就在如意和小仆人端午往祠堂外面走去的时候,忠良恰好走过来,他们三人一起看向屏幕,留下了三人最初的合影,也成为了三个人之间最早的交际,和最纯美的记忆。

整部电影笼罩在一片烟雾蒙蒙中,这不仅是艺术手法,更因为整个庞家都在抽鸦片烟,甚至和如意定亲的景家也因此将如意称为“毒人”而选择退亲,而如意最终临近幸福突然堕入绝对的悲剧也是因为触犯了鸦片的禁忌。

忠良姐姐安排忠良进入庞家也是让他“读书空闲的时候给姐夫点烟”从此忠良成为了庞家的“舅少爷”看似风光其实只是小仆人,而且最让忠良受不了的是,姐夫经常让姐姐和他乱伦,这是一种姐夫强权下性的征服,况且姐姐对忠良一直有一种过分的依恋,所以幼小的忠良一直生活在恐慌之中,终于,他受不了了,他在姐夫的鸦片烟里下毒,将姐夫毒成了废人。然后在姐姐的安排下,忠良逃到了上海。

十几年之后,庞老爷去世,庞少爷残废,整个庞氏只好立如意当家主事,并且过继端午做如意的弟弟,如意懵懵懂懂地但是很有主意,一上任就驱逐了老爷和少爷所有的姨太太,触及到了庞家老一辈的利益,但是端午却坚定地站在如意这一边,即使长辈们打他骂他,他仍旧将姐姐如意奉为主子。

我想端午在这里是怕极了的,从小就看人眼色行事,终于有一个靠得住并且自己从小就爱慕的姐姐可以成为自己依靠的大树,他知道这是他人生的希望和最后一根稻草。

逃亡上海的忠良加入了黑帮在大大的手下做起了“拆白党”专门骗女人的钱财,在这种对女人的诈欺中他也找到了自己的爱情,在天香里组建了一个小小的家庭。忠良应该是享受现在的生活的,像是一条自由的鱼畅游在大上海纸醉金迷的世界里,在这种麻痹之中,偶然的一个眼神也会唤起他内心不可名状的悲伤。

本以为日子会这样静静地流淌下去,三个人各自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可是大大却让忠良回了庞家让他勾引如意图谋庞家的财产,由此三个人的生命产生了交际也产生了爱与仇恨。

在这个过程中,如意和忠良对彼此都产生了爱慕之心,可是却因为忠良内心的摇摆让这份感情付诸东流。为了大大他“逼死了”天香里的女人,从此一蹶不振,而如意也离开上海重新回到自己的世界里,渴望在这份没有未来的爱情中抽身而

忠良为了挽回如意又随她回到庞家,可是如意就要出嫁了,嫁给当初退婚的景家少爷,她对忠良直接点明:你满口谎话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你说你爱我,根本不可信,而且我就要结婚了,就要做新娘子了,我从小到大一直渴望做新娘子。

忠良知道如意不可挽回了,他突然陷入了生命的无助之中,他满怀着愤怒、恐惧、无奈,又加上姐姐的怂恿,他再一次调配毒药,骗如意结婚前夕抽了最后一管鸦片烟。

在电影的最后,失去了姐姐庇荫的忠良被人杀死在码头,而端午成为了新的当家人,如意被众人抬上来,面色惨白呆滞,穿着大红的喜服,已经人事不省成为了废人。

突然之间画面又回到了忠良刚来的那个夜晚,顺着静谧幽暗的荷花丛,来到祠堂的门口,尚未长大的忠良、如意、端午,在镜头中悄然静立,留下了他们生命最初相逢的合影。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我看完了之后仍觉得深深压抑,我从每个主人公的身上都看到了人性最深处的无力与渴望,他们每个人都在渴望着爱,却都迷失在爱的黑暗海洋深处。

忠良游走于与多个女人的逢场作戏中却被迫杀死自己的真爱。如意一生渴望着爱情,却发现所爱非人,当希望再次出现却遭逢恶手。端午倾慕着姐姐,却在自己成长的过程中渐渐将这份钦慕转化为满足欲望的动力。每个人都深困于自己的世界的爱的无力之中。

在电影中我也看到了一种角色的循环,每个人都成为了自己曾经痛恨的人。忠良和端午在故事中都从受害方成为了施害方,而他们同样都完成了从仆人到弟弟再到“姐夫”(支配者)这样一个循环。

忠良刚进入庞家是仆人,和姐姐有染后成为了弟弟,再到后来从上海回家,靠着自己的男人的魅力支配着姐姐和如意的爱,又成为了最开始迫害他的“姐夫”掌握了权力。端午也从最开始的仆人到过继成如意的弟弟,再到最后成为庞家的当家人获得了权力,成为支配者。这种循环之中,人对自己的命运无从掌握,即使忠良逃走,即使端午努力上位,即使每个人看起来都在反抗着,每个人还是受困于自己的命运之中。

这不是宿命论,而是人性在面对选择的时候出现偏差而必然走向的穷途末路。

我不由想到我们每个普罗大众呢?当我们的心被某种恶障或者执念所迷惑,所深陷于囹圄,又有什么办法挣脱出来呢?每个人活在世上都是满怀无奈的,兜兜转转地行走在世间面对抉择之际,而最重要的就是放下,放下执念,平息恶障欲望的躁动,满怀爱与善良,这是解救人性的唯一办法。

你可能还喜欢这些文章:

致敬梅姑和哥哥,记那些年让我们唏嘘的港式爱情

《告白》:谁也不想生活在地狱里

推荐阅读:

李丽珍演《蜜桃成熟时》已经28岁,穿着粉色衣服,显年轻之外,还风情万种。凭借这部风月戏,李丽珍成为“水蜜桃女孩”。 以前的女演员,能驾驭很多的戏,李丽珍虽然演过一些脱衣服的风月戏,但是她也有很多经典的正规影片,获得过金像奖最佳女配角、金马奖最佳女主角等等,妥妥影后啊!那些年神仙打架的香港电影市场,她能闯出来名气,肯定下了很多苦功夫。 80、90年代,香港受到日本昭和风美人的影响,出现了很多独树一帜的港风美人,一直到现在,她们的倩影,还活跃在网上。

最新文章:

热点推荐
热评文章
随机文章